圣骨传

圣骨传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4:27:43

最新章节: 第十六回一场梦幻一场空(十)小青见法月一脸茫然不解,得意洋洋道:“我和娘亲都乃山中灵蛇,千顷碧波,万丈云海任我游之,你这老和尚若有自知之明,便驱散阵法放我们过去,不然你家姑娘娥眉一挑,便施个法诀毁了你这鼠洞蚁府。“法月听她不过山中灵蛇妖孽,不由得气得慈悲眉倒竖,老眼圆睁,刚想施法将这蛇妖化为灰烬,忽

第十二回前尘往事与得道高僧(十九)

第十二回前尘往事与得道高僧(十九)

张三庆在地上鬼哭狼嚎了半天,口中大骂:“好你个婆娘,要帮着这小杂种谋害老子,定要是贪图俺的家产。”

往生赶快辩解道:“爹爹莫要错疑了孩儿,姑姑是看往生可怜,才买了花灯与我玩耍。”

吴娘子腕上一蓄力,劲力大吐,长鞭缠绕着张三庆肥大的身子半空一甩,将他往地下一按,就听他“唉哟”一声,跌了个结结实实。

如此这般来了五六回,再瞧张三庆已是鼻青脸肿,哭爹叫娘。往生拉住吴娘子道:“姑姑,助手!这般跌倒不休,爹爹焉有命在?”

吴娘子冷“哼”一声道:“你倒是心善,谁知这东西日后是否还会害你?“

往生素知张三庆有仇必报,想到日后境遇也是遍体生寒,一时之间愁眉不展,沉默不语。

吴娘子料中他所想,也是心中一酸:这娃儿从小没了妈妈,义父又这般如狼似虎,我若走了,今后还不知要受多少苦处?啊哟!我为何不带他而去,只是人妖疏途,他是否愿与我为伴呢?

吴娘子快人快语,有什么憋闷在心好生难受,一咬牙问道:“你这娃儿若惧你那兽类老子,不如随了姑姑同去云游四方,天下名川幽谷,神州浩土,江海青湖,你我游历个遍方休!你看可好?“

往生正自苦恼,忽听吴娘子如此一说,心中不由一阵欢喜:若能与姑姑游山玩水,周游天下,岂非妙事?

吴娘子见他面露春光,知他愿意随了自己,也是莫名的心喜。

张三庆听了二人之言,不由怒火中烧,暗想:老子当年花了十个老钱将这小子买来,想着大了卖给李渡水换几十个大子儿,赊得几坛好酒,谁知道这小子骨瘦如柴,当猪仔都不够斤量,如今这娘们要坐享其成,做便宜娘亲不成?(被人卖去做苦力的人叫“猪仔”)想到此处,他爬将起来,拦在吴娘子身前嘿嘿冷笑道:“俺瞧你这妇人也是场面上的人,怎的如此不知趣,你若喜欢这小娃儿,欲拿这小子裹床暧被,那也由你,只是这天下那有干捞到手的便宜?五百个老钱,一口价,你看怎样?”

吴娘子见他不说人话,娥眉一挑,叱道:“滚开!”玉掌平平推出,一股劲力将张三庆打出数丈。接着轻舒臂膀,揽过往生,莲足一点,身子上拔,一道黑云冲天而起,霎时间透月劈星而去。

张三庆老半天才爬将起来,仰望夜空,心中不解:这娘西皮就算通些拳脚武艺也最多蹬屋跃脊,飞檐走壁,怎的方才老子见她竟能腾云驾雾,月去雾来?想到此处不由吓得心胆俱裂:这娘们莫不是成了精的妖怪吧?啊哟!不好,这妖孽若是食了那小子还觉肚饿,又寻回来可如之奈何?一时之间胡思乱想,冷汗如雨。他这人平时欺软怕硬,横蛮霸道,实则却比谁都怕死,想到吴娘子呲牙咧嘴,张着血盆大口扑将过来,就浑身发抖,失声痛哭,口中大呼:“妖仙饶我性命!“怪嚎了许久,才发现院落里除了鼠儿搬食运粮,别无他物。

张三庆人虽粗鲁,却也有些心机,暗暗思索:那妖孽法力高强,非人力可及,俺去报官府,恐怕反而有挨顿板子,定个妖言惑众的罪名。这可如何是好?对了!妖孽作祟何不去请道士僧侣,临安有什么本领高强的高明法师哩?冥思苦想了半天,忽然一拍大腿:“俺不如去寻灵隐寺的乔道长,据说人家是武当高贤,剑术甚是了得,定可降伏那娘们。“想到此处,再不踌躇,到里屋床铺下面摸索出一把油腻腻的大宋通宝,使丝线连成一串,揣入怀里,朝门外跑去。(那时灵隐寺还未被小青损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