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骨传

圣骨传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4:27:43

最新章节: 第十六回一场梦幻一场空(十)小青见法月一脸茫然不解,得意洋洋道:“我和娘亲都乃山中灵蛇,千顷碧波,万丈云海任我游之,你这老和尚若有自知之明,便驱散阵法放我们过去,不然你家姑娘娥眉一挑,便施个法诀毁了你这鼠洞蚁府。“法月听她不过山中灵蛇妖孽,不由得气得慈悲眉倒竖,老眼圆睁,刚想施法将这蛇妖化为灰烬,忽

第二回天机(二)

第二回(二)

小青娥眉一挑,细细观之。只见残叶满脸杀气腾腾,猥琐之容骤然而现,一对怪眼竟在自己身上游走,目中邪光陡盛。不由自主浑身发抖,暗道此人比他那些徒子徒孙还坏上百倍!

她那里知道残叶从小生相丑陋,加上身体残疾,一般女子见到避之不及,他从小便心有偏激,尤其最是痛恨那些美貌姑娘。上山学道之后,每逢抓住妖艳狐仙妖姬必要折磨一翻,捆于木柱真火焚之,自己旁观,抚掌连连,甚喜也!

如今乍看,小青桃腮雪肤,一双星目灵活似春水流淌,勾魂夺魄,真乃天人!但这反而激起了残叶的仇恨之心,不由得牙关咬得咯吱怪响,腕上青筋暴露,眼中似要喷出血来!心里说话:“好标致的小娘们儿,今日若落贫道之手,嘿嘿!定让你求生不能。”

小青一握剑柄,用剑刃点指道:”今日西湖水畔,灵蛇小青为救姐姐白素贞,来取镇妖令牌。若识时务,赶紧给姑娘退下!”

残叶嘿嘿阴冷一笑“还以为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妖孽,原来是条蛇精。丫头,你若能胜得贫道掌中拐,背上三尺青锋,那令牌自由你取之。不然....哼哼!就留下你的蛇胆给道爷泡酒解暑吧!”

小青怒火中烧暗说:“凭什么蛇就要被人开膛破肚,取胆之苦你们焉能懂得万一。”想到此处也不答话,抡剑就劈,剑光闪现,直取对方太阳穴。残叶不由得冷哼一声,单腿脚跟一旋,向旁滑开数尺,却暂不还手,只是用那猥琐目光在她身上流连忘返。

小青被他看得发毛,心中更是气恼。这牛鼻子莫非瞧我不起,为何不还手呢?当下催紧剑式,一招一式环环相扣,如狂风暴雨,惊涛骇浪般涌动过来。

残叶在剑气寒光包裹之下,倒显得从容不迫。狭窄的楼板间残影飘飘荡荡,时隐时现。任由小青连变剑招,嗖嗖数剑也无法触到人家半截衣袖。再斗数合,残叶怪叫一声,镔铁拐猝然递过来,腕力一沉,明明是攻占上盘的铁拐陡然下坠,点向小青右腿。这一招快如闪电,小青急急忙忙一撤脚步,身子骤拧,从楼梯间倒缀下去,但还是慢了一步,顿时右腿火辣辣的,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处传遍全身。只见她紧皱娥眉,汗如雨下,要仗剑着地,才能稳住身行。

残叶眼神淫邪,得意洋洋道:“你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,还敢和贫道过招,嘿嘿!你以为这轻轻巧巧一拐不碍事么?实话对你言明刚才这一拐乃是我武当驱魔杖法的绝命杀招,名为“挫骨扬灰”你是不是忽感全身上下骨髓都皆动之?哼!不光右腿骨松筋断,别处也毁之。用不半个时辰你就如贫道一般是身残之人了。“原来残叶天生残废,对旁人甚是妒恨,便创出一招使人残疾的狠毒招数。如今小青中招,眼看香消玉殒,更是激发了他的残忍兽性,不由得仰天长啸,凄厉如鬼泣!

只见他单腿独肢一蹦一挑地度了过来,口中邪笑道:“只要你依从于贫道,以后定有你的好处。不然.....嘿嘿!”

小青素来胆大,但也从未见过这等怪物。不由得也吓得魂不附体,咬紧银牙道:“你.....你别过来!再过来.....我可要取你狗命。”

残叶狂笑不止,那有丝毫惧怕?小青暗自不服气“武艺我纵不能胜你,难道我就不能使用法力吗?姑娘又不是江湖侠客,那有那么多顾忌。”心念到此,玉指相扣,默念法诀。霎时间青光冲破屋顶,直插云霄。碧池甘露倾斜坠落,灵隐寺中玉绿瑞光陡然而盛,辉煌彩霞四溢,青霜冷电铺天盖地般遮盖住禅林庙宇。

小青玉指相交,碧海霜林已将其紧紧围绕。乍一看只见她俏丽容颜上已罩上霞光异彩,幻芒纷纷,美仑美奂!

残叶冷冷道:“你这妖孽莫非要在贫道面前使用飞剑不成?”

小青不答,心里却凄然垂泪,我救不了姐姐,杀了这牛鼻子也好!骤然间玉指连指,碧水剑夹杂着碧海青霜,风驰电掣般飞速而去,青光碧霞满天泛滥,直取残叶。

残叶狞笑一声,道袍一拂,镔铁拐如云龙升腾,化成遮天蔽日的团团黑色邪云,迎着碧水青光压迫过去。霎时间巨响撕开万里晴空,震撼天地。

邪云青霜互击之,电闪雷鸣四溢。小青顿时气血翻腾,喘吁不已。要知她为破法海结界,自破妖丹,已是强弩之末。若是只用武艺,不施灵力还可苟延残喘,如今全力以赴,那能抵受得住?小青暗道:“罢了!罢了!今日便是我的劫数了。“

残叶见她灵力渐衰,不由得大喜“这丫头虽横蛮,但终究敌不过贫道也!”赶紧催动法诀,邪云漆雾步步逼近!

就在云涌碧消的顷刻间,一道瑞丽光华猝然而降。只见一个高瘦人影身着月白僧袍,外罩大红缎子描金袈裟,足蹬千层度海布鞋,手托紫金钵。俊秀的面貌间带着无奈与愁绪,正是金山寺高僧法海。

法海怎会此时现身呢?原来那日封印青蛇后,他便一路风驰电掣赶往雷锋塔。却忽见晴空之中白云苍狗骤然翻滚,阳光普照,霞光万道,瑞彩千条,祥云瑞气久久而聚。一个圣洁影子忽现云端,竟是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。

法海吃了一惊,赶紧叩首道:“弟子法海拜见大士。“

观音大士点了点头,慈祥笑道:“你一心向佛,普度世人本座很是欣喜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如今你这是去往何处?”

法海道:“弟子已将蛇妖白素贞收入金钵,打算赶去雷锋塔,镇压塔下。“

观音大士叹道:“白素贞贪恋红尘,本该有此劫数。不过她天性纯良,在临安多有善举,可怜她刚刚分娩,我佛慈悲!你.....你便放她去吧!“

法海身躯一震,万分惊讶地仰望云端的观音道:“大士此言当真?白素贞触犯天规,理应进塔恕罪。大士要我放她....这....弟子不解。”

观音叹息道:“天命难违,本座怎会不知?只是那刚降生的孩儿便要....母子分离,本座就破例一回吧!”

法海不由得心中一动,暗暗疑惑“明知入红尘,是飞蛾扑火。大士为何还要助白蛇再生业障?“

观音大士见法海不言,便道:“本座知你心中还有疑问,只是世间万物皆有定数。你即是有道高僧就该破执着,解迷惑,方可早成正果。不可再执迷不悟!”

法海叩首道:“大士明鉴,贫僧绝非是冷酷无情,心狠手辣。母子情深,夫妻情肠,乃是天性。只是世人多愚痴,这其中原由......大士难道不知么?我若现在放她......恐怕误她修为......”

观音大士慈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意,大怒道:”法海你好大的胆子!听你之言难道本座还会有意害她不成?”

法海惶恐道:“弟子绝无此意,只是人妖婚嫁已是天理难容,如今白素贞又以妖孽之身产下文曲星君。世人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,修为固然可弃之,但是.......”

还没等他说完观音大士已是勃然大怒,断喝道:“法海你给本座住口!我只问你今日你放是不放?“

法海踌躇不决,长长叹了一口气:“大士即已降法旨,贫僧遵命便是。“随即袍袖轻挥,撤去金钵上的法力。片刻功夫金钵里灿然夺目,瑞白色的一条蛇儿飞跃而出,在空中优美一盘,刺目光芒包围下幻化成一个倾世姿容的雪衣丽人,不是千年蛇妖白素贞是谁?

只见她悲喜交加,星眸垂泪。向云端深深叩拜“弟子白素贞触犯天规,罪无可恕。承蒙大士相救,素贞无以为报,来世就是粉身碎骨也难报之万一。”

观音大士冷笑道:“你这孩子真是不明事理,本座那有能耐放你。还不给法海大师跪拜谢恩!人家可是含沙射影说本座居心叵测,要加害于你呢!”

白素贞大吃一惊,赶忙再次拜倒“大士对弟子恩同再造,若没有大士指点迷津,弟子焉有今日?“

观音大士顾意瞥了法海一眼道:“你还不求大师饶你一命,不然等本座离开,有人或许又要害你,那时候本座可没有这份德性能驱使得动人家金山寺的高僧。“

白素贞跪倒在法海脚前,凄然落泪,珠玉般的水滴细密如雨。她哀求道:“大师看在我刚刚降生的孩儿面上......就放素贞一回吧!“

法海不由得脸上一红,双手把她搀扶起来“施主......心中定然恨我入骨,其实贫僧也盼你与许施主白头偕老。只是......唉!白施主以后好自为之吧。”这到嘴边的话终归是没能说出口。

白素贞锐声道:“大师放心,只要能与官人长相厮守,心愿足矣!断不会去行不义之举,做伤天害理之事。”

法海苦笑道:“你怎生还不明白,冥冥之中的定数岂是......”

观音大士忽然道:“高僧今日的话是不是略显多了?金山寺的方丈就这般闲在么?“

她接着又道:“白蛇你还不快快返家,你家官人和孩儿还在盼你回去呢!”

白素贞那里知道其中另有隐情,也怕法海变卦。再次拜谢观音后,便化作一片瑞雪霞光去得远了。

过了许久,法海仰望浩瀚碧空,窥视茫茫环宇,只觉繁星如絮,如此多的所在似乎却没有自己可去之处。不由自主感叹:“我救世人,世人皆不解我。哼!我救世人何用?“一时间竟是心灰意冷,颓废之态顿现。也不管光阴流失,乾坤颠倒。信步在山间峡谷随波逐流,一晃眼间车水马龙,人潮汹涌,竟然又入了临安城。

临安虽不比京城大都盛世繁华,倒也煞是热闹。法海浑浑噩噩地街头巷尾徘徊,四面虽楼台林立,店铺成行,但他却视而不见。只觉大千世界,繁花似锦,皆是浮云朝露,转瞬即逝,留恋无用。

度到东街拐角处时忽被一个小儿拦住,法海奇道:“那家的小孩儿?拦我去路做甚?“

小孩儿着急道:“大师可是金山寺的法海吗?“

法海道:“贫僧便是法海,小施主有何贵干?”

小孩儿道:“我乃张老爷家的书童,我家近日闹了狐仙,大师快随我去降妖除魔!“

法海摇头道:“贫僧不去。”

小孩儿急道:“谁人不知大师替天行道,斩妖除魔。今日为何不去?”

法海道:“降妖除魔遭人怨恨,到头来贫僧倒成了恶人,我以后便不再去了。”

小孩一呆,还想再求。法海袍袖一拂,已然去得远了。

此时正当午间,骄阳似火,甚是酷热。法海精神恍惚,度到一处茶摊前,向老板娘道“施主可否施舍一碗粗茶?以解炎热。”

老板娘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道:“你若是云游四方的和尚,我便舍你碗好茶。倘若是金山寺的僧人......嘿嘿!不但无茶,可看到那边的刷碗水没?老娘定要泼他一身不可。”

法海大骇道:“施主和金山寺的和尚有仇不成?“

老板娘摇头道:“他们和我无仇无怨,但这些秃驴实乃可恶,临街的许大官一家心地良善,人家保和堂隔三岔五便舍药,义诊。和尚你说这是何等功德呀?没想到好景不长,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一个叫啥....法海的秃驴,硬要说人家许夫人和小青姑娘是蛇精。别的不说,人家许夫人可真乃是天仙一般的人物,不但美人图似的,还而且脾气最是温淑,我家小三子就是让人家医好的。小青姑娘嘛?脾气是火热了些,可也是刀子嘴豆腐心。这么好的人非要说人家是妖怪,听说前天晚上......还闯进人家屋里....法海这小子还有点人心没有?”

法海苦笑道:“或许他......是想点化他人,旁人不解。“

老板娘啐了一口道:“点化个屁,依我看这小子是凡心不死,瞅见人家许大夫取得美貌娘子,心生妒忌!这就叫小人之心。”

法海暗暗悲叹,只好讨了茶吃,匆匆离去。不经意间度到一栋宅院,只见两层楼阁,虽不奢华,倒略显雅致。正思虑间,大门忽开,走出一人。此人虎背熊腰,略显粗豪。他头上戴着官顶,腰畔悬刀。竟然是许仙的姐夫李公甫!

李公甫一见是他,不由得勃然大怒。二话不说,抽刀在手大喝道:“大中午的,我道是谁?原来是你小子!”

法海不由得暗暗叫苦:“我怎生会到得此处?”原来他平素捉妖心切,时常在许宅附近游荡,久而久之,一入临安便不由自主地度到此处。

李公甫阴阳怪气地道:“大师今日又来降妖除魔么?我弟妹不是已恶贯满盈了么?来来,今天你家李爷便是妖!咱哥俩儿斗斗。”说着舞刀便砍,他虽然武艺平平,倒略有几分气力,此刻抡刀拼命竟有点万夫莫当的威势!

法海连连后退,不断分辨道:“李施主听我一言,李大哥住手!”

李公甫一面刀花乱舞,一边冷冷道:“谁是你的大哥?咱们是一天二地仇,三江四海恨!今日有你没我,看刀!”

法海左躲右闪,旋身绕步,避过刀锋。问道“白施主不是已经回家返宅了吗?李施主又何必苦苦相逼。”

李公甫冷笑道:“你放她回来,却把青丫头扣下。大师果然神机妙算,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。我便是不要性命也要和你拼上一拼!”

法海一呆,此时才忽然想起小青还被自己封印在云霄洞中。这几日他精神恍惚,竟是完全把此事忘了干干净净,但绝非有意刁难。

他不禁叹道:“施主稍安勿燥,贫僧这就去把她带来便是。”

李公甫将信将疑道:“此话当真?“

法海道:“若有虚言,天诛地灭。”

李公甫叹了口气,收刀入鞘:“大师若能让我一家团聚,李某必涌泉报之。“

法海刚想赶去云霄洞,忽闻云端之上啸声震天,碧水青华冲破天心,一时间云翻雨覆,惊雷鸣鸣!妖气铺天盖地而来,临安城内百姓无不骇然。

法海心中一动:看这方向乃是灵隐寺的位置,可观之妖气分明是那青蛇。她.....她怎么能破我结界呢?”如今妖气冲天,劫难必至,法海也无暇顾及其他,向着灵隐寺方向飞奔而去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