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骨传

圣骨传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4:27:43

最新章节: 第十六回一场梦幻一场空(十)小青见法月一脸茫然不解,得意洋洋道:“我和娘亲都乃山中灵蛇,千顷碧波,万丈云海任我游之,你这老和尚若有自知之明,便驱散阵法放我们过去,不然你家姑娘娥眉一挑,便施个法诀毁了你这鼠洞蚁府。“法月听她不过山中灵蛇妖孽,不由得气得慈悲眉倒竖,老眼圆睁,刚想施法将这蛇妖化为灰烬,忽

第七回碧水开光(一)

第七第回碧水开光(一)

月辉如泉,夜色撩人。水光楼影间翠绿影子倩然而立,小青拔剑出鞘,一缕青华绿水渗入暗夜,闪烁如星。

法海静默如夜,不动如山岳。雪白僧袍飘扬,全身灵力从丹田处惊涛骇浪般循环往复,蓄势待发。

小青道:“法海你这和尚即然早晚会与我姐妹为难,不如今日便做个了断便了。”

法海双手合十道:“施主执迷不悟,贫僧只好替天行道。这次吾心如止水,安能容你任意胡为?汝可要小心了!”

小青按剑冷笑:“和尚等这一天已经多日了吧?今日便要如了心愿,欢喜得很吧?”

法海望明月窥云霄,思潮起伏:“今日了解总胜过他日水漫金山,不可逆转......这是贫僧能为她们姐妹而做的最后一事了吧?”心念到此,再不答曰。口颂佛法,金华满空,荷塘碧玉池水翻滚涌动,水花涛涛,飞上玉楼画殿。水滴聚化成一柄晶莹剔透玉杖,落入高僧掌心,萤光点点照亮夜空。

小青冷“哼”一声:“以水化杖很了得么?今日我便劈水破杖,看你还有甚麽能为!”说着轻点楼板,掠空数丈,向皓月缀去。

法海道:“你便飞上九重天,贫僧也会如影相随,斩妖除魔。”手腕抖颤,掌中玉杖化为数条玉龙,咆哮龙吟,杖影如山,从四面八方呼应,腾空而起包围住碧玉人儿。

小青一咬银牙,剑交左手,右手食指曲张,暗念法决,碧水剑灵气陡盛,青光四溢,化为万柄利器,如坠落星辰,寒光剑雨铺天盖地洒满夜空,皓月玉兔黯然失色。眼看玉龙在天迎上剑雨寒星,法海忽然手臂一弯,手腕一挫。玉龙吟啸,猝然盘旋而上躲过满天剑网,直取小青上盘。

只听法海道:“这便是金山寺金刚伏魔杖法中“八方风雨“中的变化,妖孽你可看清楚了么?“

小青气愤道:“这有什么了得?姑娘必破你杖法!“霎时间光华一闪,竟化为青翠小蛇滑过重重杖影,朝法海身前撞去,眼看尺寸之间又化蛇为人,碧玉剑锋锐不可当,朝敌人前心刺去。

法海“哼”了一声道:“偷鸡不成蚀把米,耍小聪明,便能转败为胜么?”忽然丹田中绞痛,不由得吃了一惊:“那聚光车内纯阴之气聚集,虽可抑制住雷气电光,但却也耗损了我体内的纯阳真气!究竟何人这般歹毒?”当下咬紧牙关,掌中玉杖盘舞而动,杖风强劲,荡起千层浪涛。小青只觉眼前一花,巨力排山倒海般推送过来,倩影倒退,飞出丈许。只觉脖颈上一凉,轮回念珠已到了法海手中。

小青腾云稳住身形,勃然大怒:“法海你也欺侮姑娘太甚了!“

法海道:“此珠乃佛祖驾前圣物,至阳至刚。你不要命了么?”

小青嘴硬道:“我要不要命,安须汝来管我。“说着近身舞剑与海斗之,霎时间月光之下,楼宇之间,荷塘青水之畔剑光闪闪,杖影重重。碧波荡漾,月白风清。风云变色,震天撼地!

法海强忍耐住丹田处冒上来的一口鲜血,将金刚伏魔杖法中的“八方风雨“,“佛光普照”,“御龙在天”等招数施展开来。只是他每一招都施得极慢,招数还未用老便又换招。打到最后小青也觉着其中有诈,虚晃一剑,跳出数丈,擎剑而立,娥眉上挑气道:“臭和尚你这是有意戏我不成?我......我自知打你不过,但姑娘也断不能容你这般折辱!“

法海气喘吁吁,掌中玉杖化为水花朵朵,落入荷塘,容进月色。只听他叹了口气道:“小青刚才贫僧施展的便是我寺的金刚伏魔杖法中的八式,虽只有八式但却有八八六十四般变化。切记不管那一式,变化必在中途收式之前而变,切不可先发制人,以静制动方可逃出杖影围绕。“

小青奇道:“你.....你这是何意?干什么传我破杖法诀窍?“

法海道:“命中注定贫僧与你们姐妹必有一战。我佛慈悲,不愿看你们修为毁灭一旦。若你们能迷途知返,便潜入名山大川,好生修炼倒可逃过一劫。“

小青道:“说来说去,还是你这和尚不肯放我们一条生路。你......还装善人何用?“

法海道:“贫僧传你破解之法就是帮你们姐妹渡过眼前浩劫。“

小青道:“那轮回珠中......水漫金山,你如何辩白?“

法海道:“妖孽为祸人间,天命如此。贫僧也无能为力。“

小青跺脚道:“你为何非要讲禅道佛?你若无害人之心,怎会还有珠儿里的景象?“

法海道:“亏你修炼百年,贫僧已道破天机。听否由你自便,只是眼前白施主便大难临头,命中注定姐姐危难,只有妹妹可救也!“

小青大吃一惊:“又是何人要害我姐姐!“

法海眼神复杂,犹豫道“贫僧方才观天象,辨吉凶......金山寺八百僧侣聚临安保和堂,捉妖伏魔.....”

小青大怒:“好啊!还是你这和尚害人不浅,我.....我便是性命不要,也定与你拼上一拼!“说着舞剑如霜,朝着法海纵跃过去,剑光一闪,递送而出。

法海旋身饶步,避开剑锋。右手“夜叉探海“掌力微吐,叼住小青腕子道“你与贫僧拼命也于事无补,还不速速去相助姐姐。”

小青道:“你以为我是三岁顽童么?金山寺住持何人也?还须姑娘多说吗?你这和尚是要暗中操控,害我姐妹不成?“